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尘来客- 博客

—我的成长印记、生活体验、工作感悟;有爱无恨、有情无仇。

 
 
 

日志

 
 
关于我

【1】湘西出生,现居湘潭。读过点书,放过牛羊。为人朴实,是个党员。 【2】我是一名普通教师,我深爱着教书育人的工作和自己的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语文,与考共舞(三)  

2010-11-28 11:29:33|  分类: 【高考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与考共舞(三)

文/ 凌尘来客 (周奉兵)

 

语文,与高考共舞,还意味着要跳出高考,舞出自己的风采。

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是,高考不可能取消。而且,在新课程的形势下,高考语文考试正在大变革。如果从高中三年的整个阶段看,要做到从容应对高考,就首先必须跳出高考。

首先是语文教学的使命使然。语文教学的使命不是高考,而是素养。

做事业当然要全心投入。问题是,我们的事业,不是高考,而是语文素养。高中语文的使命,在于充分挖掘学科的特点,调动语文科直达心灵的优势,去“文以载道”,去濡养枯燥的心灵。语文素养的形成和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只有长期的雨露滋润才可能枝繁叶茂,硕果累累。那么,语文素养的基本要素包含些什么呢?

一是传统文化素养。作为语文学科,自有文字始,中华民族的文学、历史、哲学,均可纳入传统文化之范畴。从诗经到楚辞,到汉赋,到隋唐诗歌,到唐宋词,到元曲,到明清小说;从国语到史记,到此后历朝历代的正史野史;从易经以来,到百家争鸣之老庄孔孟诸子学说,到后来的程朱理学……这一切均是我们值得说道、值得引领学生体悟滋味的。中国传统文化,自古以来就有“文史哲不分家”之说。那些屹立传统文化高峰的大师,大都身跨文史哲诸领域而成就卓异。而这一切,又均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营养库。

语文,与考共舞(三) - 凌尘来客 - 凌尘来客-博客二是传统文化人格。就人类历史看,代表着人类良知和文明走向的文化人,不论其遭遇如何,不论其成就如何,都是各民族文化人格形成的主要群体。而我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来,更是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人格,魅力无穷,影响久远。文化人“知其不可而为之”积极的入世情怀,文化人“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天下情怀,文化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情怀,文化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律己情怀,文化人“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的开拓情怀,文化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然情怀,以及“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高傲、“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悲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忠贞,无不成为代代相传的文化人格高标,辉映文明嬗变的漫漫幽途。这一切,当是当代龙的传人无比幸运、必须珍爱的精神滋补库。

三是传统艺术品味。除了上述两点,我们还有传统的、成果丰硕的艺术样式。中国书法、中国绘画、中国音乐、中国建筑等等,博大精深一词亦难以形容。

我们不是说,如此浩繁的传统文化珍宝,都要让我们的学生去透彻掌握,而是说,作为新一代中国人,我们的学生,可以在老师的引领下,择其门而入,去接受濡染,接受熏陶,去汲取养护精神、丰富心灵、滋润情感的营养。相比于高考,这些难道不是显得更加本色,更有意义吗?从另一个角度看,有了这样充实的素养,应对高考,应该也就只是信手拈来即可妙笔生花的事情了。如果没有跳出高考,而是被它牵着鼻子反复地进行机械操作,则完全是本末倒置的不智之举,甚至可能导致心灵缺失、人格异化的加剧。

诚然,从高考与前途的现实角度看,在考前几个月,对学生的应试心理、应试方法等进行训练,本无可厚非。(“文革”前,文理分科是在高三下的后半学期,真正的高考总复习也只是最后一两个月)但如果在整个高中阶段都只有进入高考,而没有跳出高考,就肯定产生难以挽救的恶果——不只是让学生远离语文,而是让学生疏远了文化;不只是丢失了我们弥足珍贵的传统,更是迷失了我们的走向未来的方向

那其次呢,其次就是……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