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尘来客- 博客

—我的成长印记、生活体验、工作感悟;有爱无恨、有情无仇。

 
 
 

日志

 
 
关于我

【1】湘西出生,现居湘潭。读过点书,放过牛羊。为人朴实,是个党员。 【2】我是一名普通教师,我深爱着教书育人的工作和自己的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这样的母亲【自创】  

2011-07-27 11:06:52|  分类: 【我是苗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位 这 样 的 母 亲

文/ 凌尘来客 (周奉兵)

 

         在我那遥远的苗家山寨,有一位这样的母亲,在我的记忆中。

         按我母亲这一族系的亲属关系,我是要叫她一声表婶的。但是,我一直叫着她“周家嫂子”——在家乡那偏远的寨子,男人的姓氏往往是家族维系关系的主因。

          解放前,她就来我们这个苗家山寨了。听说,是以童养媳的身份来的。在那个占山为王的土匪横行的时代,她应该是那个在十里八乡颇具势力家庭的未来的少奶奶,我想。只是后来的湘西剿匪改变了这她的这个地位,解放后,她成了那个家族的长房媳妇。

        解放军在武陵山下打响了解放湘西的枪声时,是有人劝她跑的。劝她跑回那遥远的老家去,那是一个跋山涉水都得一整天的又一个深处山旮旯的苗家山寨。可是,她没有逃回去。于是,许多人都说她傻,唯独我的母亲没有责备过她。我的母亲是了解她的:童养媳时,养尊处优;家道中落,就溜之大吉,这不是苗家女子的品行。

        落实土改时,那个在当地算得上富裕的家族的良田没了,家产没了,家当没了,那个当家的——自然也没了。她和那个后来是自己丈夫的男人避开人们,在村子的西头,搭起一个茅棚开始谋生,还连带有几个弟弟妹妹相依为命。可以想象,在那个大家都翻身做主人,人人都在划清阶级界限的年头,她和她们是饱受冷眼的,是处处碰壁的,是夹着尾巴、抬不起头的。颇有居心的人,还散布一些谣言。其中最恶毒的传言,是指责她会放蛊。后来,关于她那放蛊异术被传得越来越玄乎,以致连我这样相隔几个年代的人,那时都深信不疑。这些谣言,明显地隔开了村民和她们的距离,形成了深深的隔膜。

       茅棚里过的是什么样日子,我想,只有她和她们自己清楚其中的滋味。

       几经苦熬,她的那个茅棚在她手中改建成几间木房子。相比一般的苗家木屋,一看,就有改建的痕迹。特别是和先前她们居住的那三面环抱的大屋相比,简直还是破败。可以想象得到她和她们的艰难!

        没有了先前的房子,她和她们渐渐在建;没有了先前的田地,她和她们在荒坡上新开垦。更艰难的是,先前的她和她们是没有劳动本领的,她和她们一手手学起。她的身上,根本看不到童养媳的娇气,看不出是准备做少奶奶的样子。

        一长段的筚路蓝缕后,她依然嫁给了原东家的长子。成了农村一个平平常常的劳动妇女,村里人眼里的农家大嫂:尽管很少有人真正地喊她一声“大嫂”。

         还是农村生产大队的时候,她总是很“特殊”的。被安排特殊的劳作任务,被分配在特殊的劳动群体,被计酬特殊的劳动工分……

        她任劳任怨。有时和男人一起干男劳力才能干搞活。很多人都说她能干活,比她的男人还能干。她的能干,她的吃苦耐劳,在农村实行改革后,成了一大资本。她们家很快有了起色。慢慢地,和她来往的人多起来了……

       她育有三个儿女。她凭自己的含辛茹苦,硬是把那仨都供到大学毕业。我和她的大女儿是同学,高三那年听闻了她这样的一幕:为了给孩子挣学费,她一个多月在方圆百里的大山里采山药材。走在山里,吃在山里,住在山里。一个人,整整一个冬天。某天,她来到火车洞口。洞里微微有些温暖,劳累的她居然很快就蹲下睡着了。飞驰的火车卷起她身边的山药材,拖起她,一路趔趄……

        这一历险,是她进县城卖山药材时和收货的人以如何艰难为例来讨价还价时才说的,听得她一旁的女儿的泪雨滂沱,我也是一阵酸楚!

        我考上大学的那年,她的女儿落榜了。我不知道她和她们一家是什么感受。只知道她的女儿来年还是参加了高考,且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

         离开老家后,我很少知道一些关于她的消息。听到的,都是村里人都羡慕她的说法。说她现在享福了,三个儿女都有了工作,可以去儿女那里享清福。

         她是去过孩子们工作的城市,不过很快有回到农村的老家。依然做自己的农活,依然是一个农村妇女的样子。有时,还来我家,和我母亲话家常,很关切地问我在外地工作和生活情况。

         前年,我回老家过年,我母亲要我去看看她。一份薄礼,在她面前是多么的珍贵。她说,她了解城市的境况,钱在城市很有用,给她捎个礼物简直是破费。我走时,她送给我四对苗家手工饰品。我发现,这些熟悉的手工饰品真是沉甸甸……

         前几天,在和我母亲的通话中得知,她已经永远去了……

         她是我们村上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劳动妇女,一个山旮旯里的苗家女性,是那个年代时、一个家的童养媳……

         突然感到人事沧桑。她,应该还不算老的。也就六十多点吧~我想应该是的。

         六十多年,我是不知道她的姓名。她好像应该是姓田的,我知道许多村民称呼她为“田氏嫂嫂”。我还知道的,就是关于她的点滴故事。

         谨以此文,怀念一下我们老家的、一个苗家山寨的、一位这样的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