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尘来客- 博客

—我的成长印记、生活体验、工作感悟;有爱无恨、有情无仇。

 
 
 

日志

 
 
关于我

【1】湘西出生,现居湘潭。读过点书,放过牛羊。为人朴实,是个党员。 【2】我是一名普通教师,我深爱着教书育人的工作和自己的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的穷人到底有多穷  

2011-08-21 11:00:10|  分类: 【辨真去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穷人到底有多穷

【摘录自凤凰博报

 

         巫不乡是个美丽的地方,山凹里空气很清新,同行的人说这里的人水色好,俊女娃多。我倒是没心思看这些,一路的颠簸,山陡路滑,也确实让我有些心惊。雾没有边际,当晚来领钱的孩子们5点多才回去,在我们吃饭到8点的时候,老师给我说,孩子们现在应该到家了。我忽然觉得不应该让他们大远的从山里出来,这么艰险的路,黑了走着担心。

          这一天很冷,早上起来,雨还在落着,雾仍然大。洗脸的水是山溪里引的,冰凉但带着甘甜。问了车,说没有,看着同行的两位在不断打电话联系,但最终是不能出去。要等到下午才能走,我便在网上看看,无线总是时断时续,发图片发得很纠缠。昨天我看到了孩子们颤抖着写字,有写名字足足一分钟时间的,但他的脚趾露了大半在外面,怯怯的看着我,生怕写不了不会把钱给他。高尧小学在深山里,他们六个人从山里出来,每一个都很破烂,因民族习惯,语言也不通,只是茫然的看着我,眼睛里充满陌生和惊讶,也带了感激,但无法表达,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看着电脑里的照片,心里很不舒服。窗外的风吹得我打冷颤,乡里一大早就停了电,满政府的人都乱哄哄的没事做,乡长一直陪着我,看我发消息回去。发完去学校看,其实这里的乡级学校都修得很漂亮,一点看不出贫穷和困顿,瓷砖贴得整齐,楼盖得派头。乡长和校长带我到教学楼后面,我问了才知道这楼是邵逸夫的钱修的,35。2万。说要在楼后河的对面修宿舍,并要架一坐桥,问我能不能整些资金过来,把桥修了。我很不客气的说:“我也是穷光蛋!”然后他们笑着不信。我便问:“你们把这里的学校修得这么漂亮,一边嘴里说着贫穷,需要帮助,一边自己华而不实,大搞面子工程?你们说高尧小学还是茅草房教室,怎么不知道把瓷砖的钱省下来给孩子们建个教室?”他们哑然,很尴尬的看着我,一会,只有三十岁的校长说:“这都是上面的意思,我们根本没有发言权。”我说:“没有发言权,预算是谁做的?十里之内,民不聊生,你们在这里大摆派场,还在这么好的校舍前大吐苦水?不觉得可笑吗?”

          他们不再敢和我说其它,我也是堵得他们不能说。是啊,昨天我看着学生们字都不会写,楼盖这么好,教育质量没上去有什么用?初中一年纪语文40分,数学73分就能是全年纪的第一名,邵逸夫钱多,但知道了一定后心很涨。我很感触与这些地方老师们积极推销贫穷的态度,然而校长竟然不知道甘肃是西北地区,愣说我是东北的,我不知道校长要什么样的素质,但我可以肯定这样的教育队伍,恐怕再过二十年,孩子们仍然是写不好自己的名字。

           刚好学校中午饭,我便到食堂拍东西。眼前的景象让我难过,孩子们只能吃一大锅白水青菜,就连这种伙食还要挤着抢着。我看到有的孩子没有要菜,端着白饭走了,后来去宿舍问,才知道是没有钱交生活费的,只洒些辣椒粉一拌就吃。我看到可爱的小妹妹端着缸子朝我微笑做鬼脸,问她喜欢不喜欢吃,她摇着头,问她平时有没有肉吃,她还是摇着头。走了一圈,我再也不忍看下去。多么悬殊和巨大的反差啊:一边是斥资修建的漂亮的教学楼,一边是孩子们啃没有任何油水的白菜。虚浮和假象为什么渗透得这么厉害,我们的希望在这场面前被折磨得体无完肤。

         乡政府要我们一起吃饭,也是食堂。我仍然不能平静,边上网整理想发几张孩子们吃饭的照片,边问校长:“孩子们一个学期生活费是多少?”他说“六十块。还有每个孩子政府补贴一百块。”我再问:“他们每餐平均伙食费是多少?”他马上答:“两毛二分。”我真的有些很不舒服,便责问道:“你知道一片瓷砖多少钱吗?”他摇头,我很愤怒的说:“一片瓷砖是五个孩子一星期的生活费!!”他们都有些傻眼,但我着真高兴不起来。再一次说话的是乡长,他说这不是他们的问题,他们只能按照上头的精神办事。我不想说话了,假大空,表面文章,都做得好,而我眼前排队等待救济的孩子们,鞋破得几乎不能套到脚上。

         下午终于能走,12点20,从巫不乡出发。路比昨天滑很多,车颠簸得很厉害,这辆中巴也是唯一通向外面的赢利性工具。雾把路遮挡得严严实实,司机打开着车灯,小心翼翼的走着。本来要去怎雷拿另六名学生的收据,但时间已经不够,我知道柳叠小学和打鱼乡排怪小学的孩子们还在等我。到都江镇已经3点30,我们在教育站匆匆交接了一下资料(完善部分),再挡车赶去柳叠小学。

             孩子们早早的在操场排好了队,而我知道今天要我不去,孩子们已经在去回家的路上了。这么冷的天,我觉得很惭愧。我真的不想看到孩子们象看贵客一样看着我,哪些真挚的掌声让我汗颜,我做不了什么,怎能面对孩子们这么多的期盼?!六个孩子在前面站好,我把钱发给了他们,有一个小朋友没忍住眼泪,而另一个小妹妹也把头深深的埋了下去……我不敢再多停留,哪怕一小会。发放完准备撤,校长非要我看看孩子们的宿舍,我拍了些照片,当孩子们看着相机上自己的面孔,都乐得乱七八糟,这一片时起时落的欢笑,仿佛让我回到了童年,那时候我背着两个煮熟的土豆,就是一天的干粮,而今天,我看到他们竟然还和我当年一样甚至更差。孩子们用纯真的快乐,朴实的笑声,把我送走了,而我为何不能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