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尘来客- 博客

—我的成长印记、生活体验、工作感悟;有爱无恨、有情无仇。

 
 
 

日志

 
 
关于我

【1】湘西出生,现居湘潭。读过点书,放过牛羊。为人朴实,是个党员。 【2】我是一名普通教师,我深爱着教书育人的工作和自己的学生。

我的 英语老师【自创】  

2011-08-03 11:10:34|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英语老师

文/ 凌尘来客 (周奉兵)

 

        有些人喜欢把英语说成外语。我发觉其间应该有所不同,还是坚持称呼教我这些课程的老师为英语老师。

        和现在的英语超前教育相比,小学阶段我没有接触英语课。但对英语充满了好奇,渴望学习英语。特别是同村读了一两年英语的大孩子,常常回乡后练几口英语,好神奇的、也好神气的。

        初一的第一节英语课开始了。久久的期待,久久的准备,久久的投入,我一下子就在英语课内忙起来了。我大声地读,快快地记。我那时记的,都是以汉语汉字注明字母和单词的读音。密密麻麻地写在相应的字母和单词旁边,有些还标上长长的箭头,在空白处写出更细的说明——那只有我才明白的注明,有些只能按苗话来理解。

        几天后,英语老师发现了我的这些特殊笔记。既带纠正,又含有嘲讽的语气和神情,向同学们说:“学英语,不能拿汉话来读。”还笑笑地以我为例:单车,读成了“百客”、吉普车,读成了“鸡脯”……

        可以想象,这样的实例,这样的口吻,这样的神情,引得同学们自然是一阵哈哈大笑……甚至课后,还有同学见我就笑。也就是若干年后,我见了当年的老同学,那样的笑,依然是藏不住的!

        从此,我就不知道怎么学英语了,没有了先前那学英语的冲劲,没有了那份投入。自然就没有如意的成绩。我第一次考试,得了76分。76分,我至今还记得。也是我至今在正式的英语考试中获得的最高分。

        这个英语老师姓龙。龙老师教英语也是半路出家。他学的是俄语,教了十几年的俄语,就英语也才几年。

        记得他的视力很差。一副老花镜,松松垮垮地架在鼻梁上,一根棉绳,绞住支脚,从后脑勺缠过。多数时间耷拉着看书本,偶尔翻起眼珠,自眼镜上方寻视我们,目光在讲小话的大致方位游离——基本上是找不出的。

        我们熟悉他的这些特性后,英语课堂也成了我和同学们随意的场所。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学期。当然,我的成绩是不会没有事的,能否及格成了很大的问题。

       学校方面估计也听到了关于他,关于英语课,关于英语考试成绩的一点意见,给我们班换了一个英语老师。我很喜欢这个新的英语老师:女的,年青,貌美,声音特好听。我很快又有了学习的劲头。

        龙老师呢,成了我们的历史老师。历史课更成了大家的乐园。

        可这样的格局不到半学期就被调整回原样,龙老师依旧是英语老师。加之历史课堂的负迁移,龙老师的英语课堂一日日地散了……

        倒是挺佩服龙老师教育女儿的效果。他的女儿和我们同班,英语学得不错,英语成绩如果不是100,肯定就是90多。我就想,一个老师,如果有一个得意门生,那首先就是自己的孩子。这样,他的教学就有说服力!

        那时的我,唯一宽慰的,就是我英语只有45分时,总成绩还能名列第五。

        后来,我的英语学习几乎是一片荒漠。英语老师于我,也成了几位匆匆过客。

         一个是张老师。他刚刚大学毕业,是吉首大学的英语专业高材生。但没有经验,教学上也难有高招。

        还有两位都叫向老师。一位向老师,忙于自己的学历进修,按部就班的完成教学而已。另一位向老师,似乎是身怀绝技,好像又怀才不遇。上课常常流露几句牢骚。这样的老师,这样的课堂,给同学们是什么样的影响,是可以想象的。

        高三了,班主任很着急我的英语。高考开不了这样的玩笑的,我也紧张起来。这时候是两个“英语老师”对我的帮助很大。一是我们班的团支书,她是班花。她的细心和耐心,让我没有对英语绝望,没有彻底放弃英语。还有一位,是学习委员,叫欧家晚。他把自己的英语资料毫无保留给我看,还给我讲解知识点,陪我去买适合我的辅导书……

        侥幸过了英语高考这一关。我就指望在大学里好好读读英语了。

        可大学的英语老师也浇熄了我英语学校的热情。第一节课,我竖起耳朵,全神贯注,还是没有听懂他那满堂的英语。我后来发现一个现象:英语老师是不喜欢说汉语的,英语老师的水平就是体现在整堂课都是英语。

       研究生入学考试时,我花在英语方面的功夫,不亚于当年备考高考。

       对学位英语授课老师周文革,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略带挑剔问他怎么看近年来社会上普遍存在“外语热,母语冷”的现象。他认为,汉语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活语言,汉字又是世界上仅存的象形文字……言语中,流露了对语文的热爱。那份专注,不啻一些语文老师。

       周老师是当年留校任教的优秀毕业生。他的教学很有亲和力,对我这样的学困生,有种感同身受的耐性。他在课堂上并没有操多少英语,而是以汉语教英语。临近中年,我依然希望学好英语,在周老师这里,终于满足了一丝愿望。

        周文革教授并非不能秀一下自己的英语水平的。他的学识,是不需要在课堂上展示。2007年,湘潭市主办第二节齐白石国际艺术节,那场开幕式的翻译工作,就是周教授完成的。他那流利的、纯正的,清晰的英语,我即使没有听懂,也倍感亲切。我还尽可能靠近主席台,以确认这位翻译水平高超的人,就是我的周文革老师。

          现在的我,至少年龄上已到了对英语可学可不学的境况。也不想再拜哪一位来学英语了。

          我,英语,我和英语老师的故事,也就是先前的点点滴滴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6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