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尘来客- 博客

—我的成长印记、生活体验、工作感悟;有爱无恨、有情无仇。

 
 
 

日志

 
 
关于我

【1】湘西出生,现居湘潭。读过点书,放过牛羊。为人朴实,是个党员。 【2】我是一名普通教师,我深爱着教书育人的工作和自己的学生。

网易考拉推荐

回 乡 琐 记①  

2016-07-28 10:56:27|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乡 琐 记
文/凌尘来客(周奉兵)

【一】 
        今年暑假回湘西老家,是早去早回的。
        按我的考虑,最好是利用大暑时节前后,回到那山清水秀、树林阴翳、空气清新、民风淳厚的苗家山寨,既可避开城市高温热浪,也可调节长假的枯燥无趣。
        这似乎是合理的,但不合情。母亲近半年与我电话联系,都流露出对我回家的渴望。自从去年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一大家子人也就更需要互相作伴了。清明小长假,我没有回,母亲理解了;五一小长假,我没有回,母亲也是理解的;但可以听出她老人家的期待。于是,对我暑假回去是迫切的。这样的倚闾之思,倚门之望,我的安排就不重要的。
        
【二】
        从县城到乡下的公交车,比以前便捷多了。在入村路口下车,每次都有迎迓。先前,都是母亲她老人家自己。这几年,换成了三哥和侄子。母亲来接取的时候,一般都会提早个把小时,带着背篓。一见到我,就会拿出一壶水、一条黄瓜、一根毛巾给我。自然地把我随身带的大包小包装进背篓,让我打空手跟着。开始那几年,我居然是天经地义地这样享受着。直到有一回,我发觉:背着背篓的母亲,变得伛偻了;曾经一股作气可以到家的母亲,在半道的样子,要歇憩了;回到家门口卸背篓时,衣背全然汗透了。霎时间,想起母亲一生的茹苦含辛,看看我的轻松悠闲,我愧疚得眼睛湿润了。
        于是,后来我与三哥约好:今后请他来接。

       【三】
        我们这一大家子,现在常住老家的,就三哥一家陪着母亲了。
        我们兄弟四人,孩提时,就数三哥最不听话了。在我的记忆中,三哥他因为不听话,挨的骂最多,挨的打最多。若是放牛不小心把人家的庄稼吃了,除了要登门赔罪、赔偿,回家自然还要挨骂、挨打。若是欺负了别人的小孩子,人家大人带着哭哭啼啼的孩子上门讨说法来了,事后自然是要挨骂、挨打的。这些祸,我们都闯过,尤以三哥最多。读书时,逃课的事,他经常干;考试时,舞弊的事,他有份。小学还没有毕业,他就没有读了。
        三哥虽不喜欢读书,不会读书,但对我读书的事,很上心。他不喜欢我跟他那一帮子孩子玩,至少不能玩太久。当他开始打工挣钱后,经常给还在读书的我以资助。
        在父母亲的操持下,三哥结婚了,成家了,可迟迟谈不上立业。要不是南下广东打工,要不在岳家住上一年半载。我读大学以及工作后的那几年,回老家时,几乎没有看见过他。我纳闷过,也过问一两次。父亲长叹一声说:“等他耍到三十岁,也许会收心的。”
        果真是到了三十岁,三哥开始自立门户。家里家外,一切农活都不再是父母亲去忙了。他也盖起了房子——村里第一批盖砖瓦房的。现在我回老家,吃住都由三哥打理。回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
        

【待续】回乡琐记。。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